火神君在我胯下娇喘

★本命:白宇 KinKi Kids 包子 Jensen 陆夫人 火神 友碳 磊哥 夷则
★cp相关:KT 盾冬 J2SD 乐夏(默默萌着拓友良友)
★注意:逆cp会死星人
★注意:理智粉,必要时撕逼技能点满
★其他:消极 美强 年下
★昵称:票子(约吗?)

[KT]上春风的课25(上)

老夫恋爱了(

云撰:

居然硬是搞到现在才回家……


后续再补哈后续再补,想等补完了在看的人可以等,到时候我会新发一个提醒文章的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停。”


光一顿了一下,很快松开抓住神田上臂的手,退后两步站直。


“……是比之前好,”村田拍拍神田的肩让她回神,“受什么刺激了?”


光一抿了抿嘴,把差点冒头的笑意按了下去。


“按理说我也不应该再强求你什么了,”村田走近一步,顺手把他的水壶递过去,“这个程度,应付学校演出也够了,况且离正式演出也没两天了。”


“那就这样结束吧,”神田揉着脖子抱怨,“几点了都,假哭也是很累的好吗?”


旁边有人笑起来,虽然没跟着应和,但有了收拾东西的意思,气氛松散了下来。


光一拧上水壶盖,拿不准要不要收进包里,被神田远远地嘲笑,“得了吧你,想走就收拾!我可走了,你们要练就对着空气练去。”说完背上书包,拉着由美快步跑出了门。


“她说的对,”村田耸耸肩,“毕竟贝儿都走了。”


“道具我们再清点一遍,”道具组的负责人关了练习室的大灯,出门前远远回头喊了一句,“部长过来之前记得关灯锁门!”


“知道了,”村田扬声回了一句,开始在书包里找钥匙,“应该是放在这里了……我一会儿还得过去,估计道具的要最后核对一次。你先回去吧。”


光一点点头,拎起书包,往门口走。


“那个,”临出门前,村田还是出声把人叫住了,“光一君。”


光一回头看他。


“是不是,在谈恋爱呢?”看得出这个问题让他本人也有点尴尬,但又实在忍不住好奇,“不是像传言里说的和神田那孩子之类的……秘密地,和谁在恋爱吧?”


光一没回答,逆着走廊的光线也看不清表情。


“不,我不是想八卦些什么,”村田有点窘迫,连忙摆手,“只是,单纯因为一年没演生疏了的话,不会有这么强烈的区别和波动……我是这样想的,有点好奇,今天的进步是不是也和这个有关系,之类——”


“是的,”略微低着头的姿态更看不清神情,但村田总觉得光一好像笑了,“是这样。”


“……”多少有点被闪到,村田开始暗暗后悔自己多事,“喔。嗯,那,为了好好演,你也……加油?”


这次光一真的笑了,轻轻的一声鼻音,点点头,转身时候灯光能照见眉眼间一点笨拙的柔情,随着背影一闪即逝。


 


 


刚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。


时间已经快到九点,厨房没动过,桌上、茶几上也没有餐盒。电视安安静静地黑着屏,以往偶尔会用一下的音响落了一层很浅的灰。


刚直直地坐着,明明什么也没做,神思却有点不定,视线飘忽,一手手指无意识地摩搓着下嘴唇上一处干涩起皮的位置。


他说“他知道了”。


真的知道吗?


……什么都知道吗?


起皮的地方一疼,手指头骤然停住了,眉头跟着一皱,又颓了下去。


是希望他知道还是不知道的好……这种事,内心已经给不出答案了。


一阵响声突然从腿右侧传来,惊得刚一悚;几呼吸间才反应过来是手机的来电铃声,分明是温柔舒缓不至于此的。


又暗说了自己几句不争气,刚拿起电话来一看,竟然是冈田,舒了口气接起来,“……怎么了,这个时间打电话来。”


“你……”那头冈田反倒有点不忿,还有点吃惊,“昨天你不是说今天有点心要给我的吗?我现在被白痴弟弟追着问是不是自己吃了,很冤枉啊。”


“……”刚懵然地听着,这才想起来早上原本是要去找他的事,“呃,不好意思,临时有点别的事所以——”


“别的事就是去找广末了?”哪知冈田一语道破,厚重的嗓音听起来更加不爽了,“俊文说的,全校学生都在传,一个版本是你和广末旧情复燃为了旧爱怒斥老铃木;”


“……”刚心里一阵无语,“还有别的版本吗?”


“有啊,”冈田似乎停下喝了一口水,沉闷地咕噜声之后才继续说道,“说是你急于帮芹泽牵线广末误伤老铃木,还连带小王子打酱油。”


“……”从出场人物完整度上看这个版本倒是更贴近现实一点。刚打开手机功放,也准备去倒杯水喝,“那我急着帮他们牵线的理由呢?”


“等会……俊文,牵线的理由是什么?”那边那家伙居然就这么避都不避直接问,那头有了几声不情不愿的模糊回答后才笑着转述,“你听到没,理由是‘找到不伦真爱弃广末于不顾’!”


刚脚步一顿,还来不及反应,门铃响了。


 


说不清这一秒是被放大到多长,猝不及防地,自己设定着玩的柔和铃声伴着冈田开玩笑的那句“找到不伦真爱弃广末于不顾”,在耳畔交替着轰鸣,此起彼伏。


 


门铃持续响着。刚僵直地站在原地。手机那头,冈田终于忍不住了,疑惑地问道,“……那是你家门铃吗?”


门铃停住了,但没过一会儿又响了起来,锲而不舍地。


“你在听吗还?有人找的话就去开门吧?刚?”冈田的声音也跟着传过来,带着更浓的疑惑意味。


刚看了一眼电话,终于还是抬手按了了挂断,向门厅走去。


 


打开了大门,才想起门铃在院门外响,心中失落的同时更是难为情,但此时也顾不得了,穿着室内鞋就跑到院门口。此时门铃又放到了头,稍停了没几秒钟又紧接着响了起来。


还在按。刚心里想着,又是欣喜又是害怕。


为什不么自己开门呢,备用钥匙明明就在那边……有点埋怨地想着:就一定要证明吗,证明我会主动开门?


一犹豫,门铃又放到了尽头。可这一次却没有马上响起来,一片静悄悄的,反而衬得呼吸声格外明显,明显到刚都怕门外按门铃的人要发现自己。


……怎么又不按了呢。


难道,走了吗?


生气了吗……?一次次地,伤心之后,生气了,不会再来了?


暗夜中,刚自己没法看到,自己脸上是怎样一副惨淡和委屈的光景,手搭在开门的锁的位置。


再按一次吧。再按一次,只要你在门口,就——


 


柔和的门铃终于又响了起来。


刚深吸一口气,拉开有点老旧的院门,看见穿着厚厚深色外套却依旧显得单薄的光一,右手上挂着备用钥匙,却维持着按门铃动作,蹙着的眉头从看见他的那一刻开始慢慢展开,眼睛一瞬间有了光采,又是难受,又是熨帖。


刚退后一步,神思不定间又注意到自己穿着室内鞋的事,又退了半步想把脚藏在阴影里。


“……什么事?”他用自己都觉得陌生的嗓音问道,“这么晚了。”


这时候又打退堂鼓了。我真的……太过分了。成年人的卑鄙,就算开了门也非得找个理由不可。他默默想着。


可光一像是早就知道他的顾虑,开心地把背包卸下来,翻出自己的剧本。


“今天也排练了,”他故意讲的很认真,“村田说,有进步。”


刚看着他手上的剧本,嘴唇动了动,没说话。


“但是还不够,”光一继续说着,身躯无意识地往前倾,脸和脸的距离眼看着就剩十几厘米,“他说,还不够。”


“帮我吧,”他忍下羞怯,急切又认真地注视着刚的眼睛,胆大包天又小心翼翼,强行命令又是轻声乞求,“教我吧,好不好?”


刚拉住门的手用力收紧,又放松。


“好。”他说。



发表于2017-08-26. 转载于 云撰. 309热度.